Isabelle

千万记得天涯有人在等你

王先生

加贺清光:

这篇如果不嫌弃,允许转载




-


翻草稿箱,躺最上面一条的是前两天莫名其妙的感慨:实在是日子太丧太累,什么网传减压的方法都不管用,每天也就化妆和刷微博时能稍微开心一点。


其实微博也没什么好刷,整天翻来覆去看的就那几张喜欢的脸蛋。有趣的灵魂是看不穿了,我这种俗人也只能靠舔舔颜度日。有天大的事情压在身上,打开微博看看头像上这个人的脸,好像真就给自己圈出了一个世外桃源,能短暂喘口气放松一下。


总有这么一个桃源之地是不容侵犯的。要有人想来拔我的桃花,得先让我看看是哪家犬吠够不够的着叫的好不好听。要是还想在桃树下抬脚撒尿,那由不得你撒野,直接抡铲子给你一铲子全端出去,物以类聚,狗叫还得狗粪塞嘴才行。


先不论那些糟心的事情。这两天最气不过的时候,一如既往想刷刷王凯解解闷,可但凡这个名字出现的地方总是那些膈应的字眼。就只好翻自己的存货,常看常新,在陈年老图里翻新花样出来。


说起来我跑的现场实在是很少,上半年拢共见了他三次,也就是四年来追这个人全部的现场经验了。每次回来都立志写万字repo,但结果无一例外全是在微博嗷嗷几十条刷屏发疯了事。草稿箱一路拉到底,也就两三条因为网络问题没发出去,一并当个新梗听一听。


全是六月份跨界的事。一是一直让c位,只要超过三个嘉宾在台上,他会有意识地轮流让其他人到中间来,cue流程熟练得堪比主持人。长手长脚闪闪发光的一个人,站到最边边也是耀眼的,所以很快又会被请回到中间,然后又被他有意识地轮开。一场互动下来,觉得王凯总在走来走去。朋友跟我开玩笑,若是手机没被收,只怕毫无疑问微信步数定是台上最多的——所以这不是我粉丝滤镜的错觉。


二是对女生的态度。有的细节不是靠在镜头面前装就能装出来的。游戏环节卢靖珊抽到的是一边用萌妹子的声音唱歌一边打太极拳,他比女生更快一步反应:“这个太难了,不然把动作去掉吧,只唱歌就好了。”李菲儿抽到《回娘家》,一时想不起来调子,是王凯给她起的开头。这之后引发众人嘲笑:“王凯你回什么娘家!”——他也不甚在意。


跨界那段时间是我上半年最丧的一个礼拜。跟人约了去看王凯,也是抱着减压放松的想法去。场外排队的时候我还在忧心忡忡第二天的毕业典礼能不能赶上,连带着被日晒被工作人员训斥驱赶的糟心,进去的时候简直灰头土脸、后悔不迭。但真正等到他出场,这些好像都不算什么事了。


我觉得再过很多年我也还会记得王凯那天的出场。他摆了一个很帅的pose,穿了很好看的黑色,身长玉立,帷幕拉起来全场欢呼简直要掀翻屋顶。然后在掌声正烈的时候,那个全场焦点自己没忍住,打了个嗝,连连告饶道:


“你们不要逗我笑了,导演不让我笑!”


这话说完他就被叫下去准备重新登场。我笑的肚子疼的时候听见朋友趴在我耳边大吼:“我一辈子都不会脱粉的!我要爱王凯一辈子!”


然后我笑的更厉害了,手掌心被我拍的疼了三天三夜。


这是当天我印象最深的一个场景。后来回去遇到一点风波,凌晨五点钟才赶到学校,七点参加毕业典礼。我人不人鬼不鬼地穿着学士服,几乎是漂浮着上台跟领导握手,看到领导后头的深色帷幕,鬼使神差想到王凯那个嗝,憋不住笑,险些在镜头面前破了功。


那时候我才真正感受到,六月份的丧真的过了,今年终于有了新的开始。


 


差不多半年前,我写过一篇自认为还不错的连载,里面有一段话,形容粉丝对爱豆:“浑身是刺,喜欢个人也是大喜大悲,大彻大悟,真是年轻人才有的无尽的精力和爱恨,血淋淋明晃晃,又暴力又动人。”


粉丝和爱豆真是很奇妙的关系,比起情人,亲人,长幼来说,这种关系的相辅相成其实更讲究缘分。毕竟是未曾谋面的两个个体之间的相辅相成,感情来的莫名其妙,互相的依赖就显得更难能可贵。


我当然没有自大到觉得我和王凯之间存在所谓的什么相互依赖。我只是单方面依赖他,无聊需要看他解闷,丧气需要看他提神,难过需要看他振作。这是我的精神鸦片,也是我的阿斯匹林。


今年距离王凯最近的一次,跟他隔了两排座位,相机对好焦能看到他脸上微小的绒毛。台上一会儿法语一会儿英语,连底下的粉丝都昏昏欲睡,我琢磨着不能玩手机的王凯是不是更无聊。突然有一个小孩在我身后哭起来,很大的一声。在我反应之前王凯先一步回头,有点迫不及待,有点想看热闹,眼睛亮晶晶的。但那孩子很快被抱走了,我看着他不动声色,但慢慢地把头转了回去。


这是我所有现场里记忆最深刻的一幕。很难用言语形容那种视觉冲击,就记得很漂亮,很惊艳,还有一点点不知是不是我主观臆测的温柔。这几秒后来成了我夜里辗转反侧期待的梦境,我心里顶天立地这个词的具象,我诉说不清阐述不明的旖旎,我反反复复亲吻吟唱的情歌。



评论
热度(114)
© Isabell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