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abelle

阿媛。
一个人的时候,就想到你了。
QQ上,每天和这么多人聊天,却任然感觉是一个人。
从来只有一个人。
阿媛,我好没用。
我什么都不会。
要怎样,才能长大。
我又和我母亲吵起来了,我说服不了她。
就会觉得,啊,原来自己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会,一点用都没有。
我无比厌恶这样无力又张牙舞爪的自己。
永远只会,虚张声势,威胁,吆喝,天真稚气地要求别人满足自己的一切愿望。
却不能接受别人的想法。还有就是,明知别人是对的,却说服不了自己,
这样的自己,真是恶心。
只会,只会将脾气胡乱发泄一通,引来别人纷纷侧目。
这样的自己,以后进入社会,也是四处碰壁吧。一个没有棱角的人群,哪能容下一个方形的犟脾气的怪胎。
这样不堪的自己,不堪一击。
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
变得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容纳一切异样的眼光而不以为意。
可以以独立之思想,作合群之事。
“亲爱的伊莎贝尔,如果你连自己都不敢肯定自己在尘世中卑微而倔强的存在,那么梦境在美,别人也只能擦身而过吧。”
也许从很小的时候用起Isabelle这个名字,心里就不为人知地藏了些微妙又伤感的心事吧了吧。
时间没有让她说出口,因为没有人听。
然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这世上,谁不是永生孤独。
只是有的lucky dog,他们的孤独有人稀释。
其他的人,便在自己的炼狱里,苦苦求生。
要击垮一个人,哪里麻烦到要找到最后一根稻草,一句话,不就可以了。
那一句顶一万句的话。
足以让那日日夜夜用微薄的自尊拦住的海涛般汹涌的悲哀一招呼啸而下。
而现在,阿媛,我想要你。
哪怕看看你,不说话,也好。
让我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和我一样的
异类。


我撕碎了南大的招生手册,也撕碎了我一千零九十五个日夜拼凑起的想要出人头地的卑微梦想,从此,走上一条父母用半生心血铺就的道路,每一步,都走在他们弯曲的脊梁上。
我对不起他们。
不应该向他们发火。
不该将撕碎的纸页扔在母亲脸上。
不该在最失控的时候将自己的过错让别人买单。
人生大错,以此为戒。

评论(2)

就让失散的誓言飞舞吧
随西风飘荡

© Isabelle | Powered by LOFTER